校庆85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专栏 > 校庆85
春风育桃李,薪火八五传
发布时间:2011-12-07 11:01:45 阅读次数:1552 作者: 来源:

岁月悠悠,思绪缕缕。

五十四年前,我告别“三年寒窗”的丹阳县中,二十五年后又回到母校的怀抱执教,这一呆就是二十二年。人生是这么奇怪,又是多么幸运:母校哺育了我,我又回来为她尽力。

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“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”在那二十五年里,不管是身在镇江黄山脚下,还是踯躅在南京秦淮河边;不管是奔波在城市、乡间,还是活跃在讲坛、教室,岁月的双剪再锋利,也割断不了我对母校的殷切思念。

“不用怕,看着我,挺起胸,再来一次!”那是“初出茅庐”的沈筱蝶老师,指导学生练双杠动作。看着她轻松、麻利的示范动作,你还会有紧张的心情吗?

瞧,这是蒋瑞芳老师走进教室了,他只带两支粉笔。只见他先在黑板上画个x省的外廓,随后就边讲边画,从地形说到物产,从城市讲到交通。一堂课结束,一幅全省自然地貌和经济发展图便展现在你眼前。他的总结语是和下课铃声同时完成的,不差分秒。

上眭善之老师的平面几何课,再调皮的学生也得老老实实。那锐利的目光,还有冷不防的提问,常使思想开小差的学生当众“出采”。尽管有不少人怕他,可我却很欣赏他的教学水平,更敬佩他在作业批改上的一丝不苟。

潘学俊老师的化学课,应该说是当年最受同学们欢迎的了。讲桌上摆上几支试管、几只烧杯,加上杂七杂八的化学药剂。演示,讲述,板书,实验,一节课竟不知不觉地在惊奇的赞叹、会心的笑声中结束了。

殷学慈,这位经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