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庆专栏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校概况 > 校庆专栏
难忘母校
发布时间:2011-12-07 11:23:42 阅读次数:1473 作者: 来源:

难忘母校

1947届校友  郭汉鸿

(南京工业大学原党委副书记)

 

丹阳县中(吕叔湘中学的前身)是我初中时的母校。三年初中经历了两个时期:日寇侵华时的沦陷区,抗日胜利后的国民党统治区。我们的母校和我们灾难深重的祖国一样,在压迫下奋起,在困境中自强。回顾六十年沧桑巨变,令人感慨万千。

我在校读书时,校舍全是简陋的平房,校园没有一棵绿树。如今大楼丛立,绿树成荫。我自己也已从一个少女变成古稀老人,但是我们的母校却越来越年青,越长越漂亮,一代一代的青年学子,成群结队的少男少女活跃在校园中,到处书声朗朗,歌声嘹亮。世上只有学校是长青不老的。

回忆半个世纪前的往事,有些事朦朦胧胧,记忆中难寻踪影;有些事则历历在目,永铭难忘。

铁蹄下的读书声

我因父亲早年亡故,家境贫寒,小学毕业后是无力再上中学的。可巧的是1944年全县小学毕业生统考,我考了个全县第二名,保送丹阳县中,而且免费读书。

丹阳县中设在夫子庙内。大门前是笔架山,围绕笔架山是砚池,因池中有水,来秀桥横跨其上作为通道。大成殿东面的几间平房就是我们的教室。

在日本侵略军的铁蹄下,丹阳城的老百姓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,日寇为攻占丹阳曾狂轰烂炸,所以城区处处断垣残壁,满目疮痍;人们经过城门口,必须向手端刺刀,脚蹬军靴,帽后飘着两块黄布的站岗日军鞠躬行礼,出示“良民证”,而且动辄被殴打搜身;稍有不慎就被逮进宪兵队,抗日志士被斩首示众的惨烈状况我曾亲眼见过……。我们这些初中生的年少心灵里留下深深的仇恨和疑惑:地大物博的中国为什么打不过小日本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