吕叔湘中学
吕叔湘先生介绍当前位置:首页 > 吕叔湘 > 吕叔湘先生介绍
今天,我们为什么纪念吕叔湘?
发布时间:2011-12-07 09:05:58 阅读次数:1960 作者: 来源:
今年,是我国著名的语言学家、德高望重的一代学术大师吕叔湘先生诞辰100周年。8月初,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了隆重而盛大的纪念活动,从中学教师到小学生,从语言学者到著名的话剧演员、播音员,从出版社的编辑到报社的校对员,近500名人士出席了纪念活动。吕叔湘先生一生致力于语言学方面的研究,在语言研究、语言教学和语文知识普及上都有着突出的贡献。正如中国社科院语言所所长沈家煊所问―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语言之妙,妙不可言”
    为了纪念吕先生百年诞辰,社科院语言所和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一本精美的《吕叔湘》画传。打开画传,走进吕先生的世界,那许许多多的陈年往事,让人感受到吕先生丰富而平和的治学与人生。社科院副院长,也是吕先生的关门弟子江蓝生在序言中说:吕先生不是那种只埋头于书斋进行个人研究的学者,也不是那种把自己划定在一个狭小研究领域的学者,他的研究涉及古今中外的许多领域,把通和专、理论和实践、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、文献研究和活的语言研究等很好地结合在一起。吕先生学术实践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他十分关注社会的语文生活,关注语言学怎样为普及基础教育、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发挥作用。他一生中直接参与了国家语言文字政策的制定,不辞辛劳地为推进现代汉语语音、语法、词汇的规范化做了大量的基础性工作。
    一位读者深情地回忆说:“我知道吕先生,是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读中学时,听我的父亲和语文老师说,中国的大法――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的制定者除了许多法学家外,还有一位在语法修辞方面把关的重要人物:吕叔湘先生。从此,吕叔湘先生的大名便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,成为我终生敬仰和崇拜的大语言学家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致力于汉语规范化工作
    前一段时间的辞书界,“规范”成为一个敏感的话题,如何理解“规范”,吕叔湘先生很早就有著述。
    从纯粹意义上的学术研究来说,吕叔湘上世纪40年代的汉语语法著述已经达到一流水平。但是与当时一些主张学术研究要远离实际的“学院派”学者不同,吕叔湘是始终关注着语言教学乃至语言文化与社会前途问题的。他的《汉字和拼音字的比较》显示了对语言文字问题社会定位的成熟思考,在开明书店主持和参与的几项面向大众的文言、英文读本,给当时主持教育工作的叶圣陶留下了深刻印象。解放初期,党和政府需要一位语言学家站出来推动社会语言规范的时候,叶圣陶想到了吕叔湘。吕叔湘和朱德熙把精妙的语法原理通俗地化进对大众写作的指导中,《语法修辞讲法》掀起了全民学语法的高潮。吕叔湘对语言规范问题有自己的理解,他认为:不能把研究语言的规律和进化规范化工作这两种工作割裂开,研究语言不可能避开语言规范的问题。“仅仅把不同的事例罗列在一起。不能算是正确的描写。必须说明哪是一般的,哪是特殊的,哪是符合语言发展规律的,哪是违背这些规律的。这样就是指出规范所在了。”要做“勤恳的调查,耐心的研究”,“要能从语言实际中找出信而有征的规律,人们会乐于接受”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学好语文, 是学好一切的根本”
    吕叔湘先生非常关心语文教学问题,有意思的是他在20多年前提出的问题到现在仍然没有解决。1978年3月,吕先生在《人民日报》发表文章,《当前语文教学中两个迫切问题》,在教育界引起了强烈反响,其一就是“中小学语文教学效果很差,中学毕业生语文水平低”。
    他写到,“十年上课总时数是九千一百六十课时,语文是二千七百四十九课时,恰好是30%。十年的时间,二千七百多课时用来学本国语文,却是大多数不过关,岂非咄咄怪事!……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严重问题”。造成小学语文教学效率低下的重要原因是“学汉语”与“识汉字”的矛盾。“先识字、后读书、再作文”这种线型模式,使小学生入学后不能在原有的口语基础上及时地发展书面语言,不能达到口头语言与书面语言的协调发展,延缓了小学生语言和思维的发展。
    来自华东师范大学的巢宗祺先生认为,现在,本国语文的学习要求和重视程度还远远不够。我们在不同的领域(包括教育领域)里听到过不少关于要减少语文学习课时的说法,认为中学生学习语文的任务已经完成,以为减少了课时就有利于提高语文教学效率。还可能是因为对语文学科教育的功能缺乏全面的估价。有人把语文教育的功能限定在对学生语文实际应用能力的培养,以为在追求现代化、高科技的时代,教育的作用就是塑造具有精密机器价值和工作性质的“人”,忽略了基础教育的课程都应该承担的